方式:
搜索
關鍵字:
連趣網-慶祝祖國華誕60周年
連趣網 > 在線訪談 > 詳細頁面
 
本期嘉賓
崔永元
大家忙著向“前”趕 小崔急著向“后”看  
  央視加速改版求新的日子里,崔永元只保留了一檔老節目《小崔說事》,觀眾越來越少見他在電視里露面了。昔日的名嘴如今仿佛已被“邊緣化”,只熱衷埋首于故舊堆里,沉浸于個人的小天地。在人人都在“今天趕著做明天事”的工作氛圍中匆匆忙碌時,崔永元仿佛比別人更忙,更緊迫,不過,他和時代反著走,趕著、抓緊著辦那些昨天沒辦好,沒辦完的事。

  眼下,崔永元制作的20集專題片《我和我的祖國》正在CCTV-1播出,由當事人講述歷史事件,其中包括開國大典的總指揮、新中國最早的留蘇學生、第一輛國產汽車的制造者以及第一批女拖拉機手、女火車司機……出現在畫面中的講述人平均年齡超過80歲,他們口中栩栩如生的故事引觀眾回望新中國歷史。這些采訪素材全部來自崔永元經營7年的“口述歷史庫”。

  如今,小崔的“庫”已建得初具規模,積累了包括電影、音樂、戰爭、外交、早期等各領域前輩人物的采訪素材超過百萬分鐘。有感于國內對歷史遺存保護的不重視,崔永元的志向是,以一己之力建一個中國口述歷史館,這將是一個浩繁的工程,所涉及的門類還在不斷增加中。不過,既然由個人發起,在得到官方重視前,這個工程也只有靠個人維系經營,好在憑著一張央視熟臉、三寸不爛之舌和公眾中的口碑、聲望,崔永元四處游說著拉贊助尚能度日,卻也苦于規模有限。

  日前,小崔張羅的另一個項目“連環畫傳奇館”在高碑店老天橋一條街開館,這個公益性質的博物館里展出行將沒落的古舊連環畫,也就是北京人俗稱的“小人書”,展品多數來自于他的個人收藏和捐贈,引得國內眾多畫家和連環畫愛好者蜂擁而至。

  下月,他的私人電影博物館將在懷柔開館,很多老一輩電影藝術家都將自己的珍藏捐獻出來,比如《平原游擊隊》、《劉三姐》的手稿、美工圖,拍《地道戰》的取景器等。除了展品,館內還將有一個40多個座位的小影廳常年為觀眾免費放映老電影。

  如今,小崔的主業是打撈、收集那些被人遺忘而瀕臨失傳的“歷史”。他開始漸漸遠離公眾視線,在貌似沉寂的日子里,崔永元真正成了一個有故事的人。

  對話崔永元

  拍著拍著很多人就沒了

  記者: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第二集《歌唱祖國》的時候,王莘老人在鏡頭前親自演唱這首歌,這段場景很多人都看哭了。

  崔永元:你說的這個王莘老人的采訪是我親自做的,這是《我和我的祖國》里面我惟一采訪的一段。我當時采訪的時候也是心情特別難受,他當時已經說不了話了,一張嘴,就嚶嚶嗡嗡的,我又問問題,他又嚶嚶嗡嗡。最后我說王老師,您能跟我們唱兩段嗎?他就開始唱,你在節目中能看到,他已經說不出話了,可一提到《歌唱祖國》,唱得特別有勁頭,唱得假牙還掉了,我當時坐在他對面聽他唱,眼淚嘩嘩地掉。

  記者:這段是看得人很難過。

  崔永元:還有節目里沒做出來的,就是王老師特別喜歡征歌,什么《農民日報》征農民歌曲,他都參加,老人一輩子都在參加征歌。2007年的時候他已經躺在病床上了不能動了,但頭腦很清醒,醫生建議床前放個收音機。有一天,突然間血壓、心率都不正常了,醫生很奇怪,后來他兒子明白了,原來是聽到廣播里北京奧運征歌的新聞,老先生激動了。他兒子說:‘爸,你現在不要寫了吧,你也說不了話了,參加不了了。’他聽完這個就特別難過,兩三個月后就去世了。但是沒想到,奧運會開幕式,唱的第一首歌《歌唱祖國》就是他寫的,也算老人又參加了一次征歌,也就是人生中最后一次征歌。

  記者:聽說有的拍著拍著,很多老人就沒了?

  崔永元:這個挺常見的,比如有個音樂家叫葛炎,《阿詩瑪》的作者,我們到上海去采訪他的時候,他在醫院,跟我們說要去體檢等兩天,然后去醫院后就再沒出來,結果沒采訪上。還有《洪湖赤衛隊》的作者,是我們從北京往武漢開車的路上去世的,這是我們最傷心的事情。

  籌建個人口述歷史館

  記者:您所言的口述歷史,和通常的人物采訪有什么不同嗎?

  崔永元:口述歷史和日常采訪的區別就在于:這是讓一個人從記事時開始說起,一直說到現在。它是一個專門的歷史學科,在國外都有口述史的專門的研究、教學。首先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提出來的,他們的口述史比較專業,比如采訪張學良,一共采訪了125次,比起他們,我們做得還遠遠不夠,機器設備、人員和經費都有不足。我只有四個組12人在執行口述史的采訪,要按我的想法全程錄下來的話,那至少要有400個同時做這個口述史的采訪,這樣才能成規模。

  當時做這個(口述歷史)資料采集的時候,也沒想做電視節目,我有個特龐大的志向,是想建一個中國口述歷史館,將來大家搞學術研究、對歷史有興趣的都可以去看當時人怎么說的。但是后來好多老人年紀大了,我們采訪的平均年齡都超過八十歲,最大的105歲,他們有時會說:“小崔啊,什么時候能夠看到我們的節目啊?”問得我壓力挺大的,你說老采訪人家,結果電視上也看不到,所以有機會,像國慶、抗戰紀念這樣的日子,我們就做一個系列節目,哪怕給每個老人弄上個10秒20秒,對他也是個安慰。

  記者:有時候老人年紀也大了,他們佐證這段歷史,也有選擇性記憶,所說的未必準確,你們是怎么做這些后續的工作呢?

  崔永元:一開始他們考證主要是用兩個方式,一個是百度,一個是google,后來被我叫停了,因為這個考證太不靠譜了,網上說什么的都有。所以我們要用史書、史籍,要用檔案館的資料,這是第一。第二,還是要保留這個口頭敘述的,民間敘述的不一定準確,但官方的也不一定那么可靠,口述史有個人的視角在里邊。

  記者:您到現在一共采訪多少人?有多少素材?

  崔永元:我們現在的口述史資料有一百萬分鐘,史影片也有一百萬分鐘,然后老照片也有差不多接近五十萬張了。個人采訪最長的有三十五個小時,現在一共采訪2000多位吧。門類有電影、音樂、戰爭、外交、早期留學,我們馬上還要采訪私營企業家,不管是成功的、失敗的、抓起來的,又放出來的。這些要抓緊時間去采訪,現在名單已經有了,大概有300多人,國慶后開始。

  這七年我變快樂了

  記者:您現在每天和歷史打交道,會不會覺得和現代生活脫節了?

  崔永元:現代生活多好應付呀,多簡單呀,就是畫畫臉蛋,主持個節目,完了。還有什么呢?沒什么。我現在做這個很快樂,人不單單是出了名有了錢才快樂,這七年里我變化特別大。七年前你知道我是什么樣的,是個很愛放炮的人,動不動就炮轟這個、那個的,這兩年都沒有聲音了,炮彈有的是,就是沒工夫往里裝,我得忙我自己的事,沒時間摻和別的。

  記者:聽您的意思,口述歷史會是您近幾年的主要工作了?

  崔永元:口述史很可能會做一輩子,我是這么想的,希望一輩子做下去。我們現在研究中國歷史,離你最近的地方是東京。現在大家都在研究股票,等將來股票只漲不跌了,大家再想起研究歷史來,可就沒東西給你研究了,所以,我們先把這些東西保護起來。

  記者:在做口述歷史的過程中,您感覺中國歷史保護不到位?

  崔永元:我覺得不怎么滿意,歷史保護不好是大家不重視。我們身邊發生的任何一個很普通的事,像酒后駕車、環境污染等,都比收集歷史要重要,我覺得要排隊的話它現在比中國男足在國際足聯的排名還要低,但我覺得應該靠前一點,起碼它得是丁俊暉在臺球界的排名。而且,一般公眾理解的歷史就是歷史故事,歷史人物,歷史其實沒有這么簡單。

  記者:您認為?

  崔永元:歷史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的一段漫長的經歷,對后人最大的貢獻是經驗和教訓,所以,我覺得我們一定要準確地看待歷史。我也接觸過一些愛好歷史的小孩,你問他喜歡哪個朝代,唐朝,大唐盛世,不喜歡哪個朝代,明朝,宦官專制;隋朝,荒淫無度……我覺得大家對歷史都是概念。

  本報記者 金力維

  白繼開攝

  更多留言
向小崔同志致敬
喜歡小崔的節目,長見識增知識。象現在的主持記者一點兒水平都沒有,問拾瓶子的老人:你幸福么?
做自己喜歡的事 就是酷
從57年以后這個國家就成了說假話國度,小崔靠一己之力改變中國近代史無異于螳臂當車!
我的最愛----山鄉巨變qq546098030
1 | 2 |  每頁5篇 共2頁
 
留言內容:
*
   submit  
 
 
中國書店報刊資料部經典普洱百度Google新浪網搜狐
連趣網 line  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關于連趣網 | 聯系我們 | 配送問題 | 購買指南 | 拍賣指南 | 會員制度 | 常見問題| 廣告服務
Copyright © 2002- 連趣網 版權所有 您是第 15210250 位訪問者,目前共 -25 人同時在線
地址:(100089)北京市紫竹院路33號美林花園2樓3B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電話:(010)88550371 傳真:(010)88550371 [京ICP備05042114號]
幸运农场最新开奖直播